我的星期五

初三那时候,我突然认识到这个问题。我突然感觉到了孤独。因为真的没有一个人能够这么听我诉说,听我的想法。
并不是想全听,只是想让我的想法,被一个人理解。想让我的心情,能够被分享。
我也记得有个童话,关于国王长了驴耳朵的童话,有些东西是不应该自己憋在心中的,需要出口,需要说出去。

这是不是我的最重要的命题,我觉得是的。
也许孤独感来源于自己的性格和交往能力,也许如何往外向方面改造才是我的当务之急。
但是,把自己放到大家之中,就没有需要倾诉的必要了吗?
和大家在一起我很快乐。但是我还是觉得,快乐的时候,我仍是孤独的。大家也许在某一些层面理解我,但是还有更多的,也是他们不理解的,无暇理解的,不能理解的。
我也坚定地认为本我是应该保留的。

也许,这孤独感是自己选择的,这种想法是自己感觉的。但是为什么我孤独的时候,没有这样一个人呢?

其实我这的问题,似乎还暗含了另外一点,听的人,需要“理解”。
如果我所接到的回应,就和我没说之前想的一样,是同一个套路,同一种腔调,同一个主题,甚至是同一句话。然后我还得根据回应,用相应的套路腔调主题和话,继续这种倾诉和交流。
这样的东西我不喜欢,尽管也有愈伤的作用(也许有)。尽管也能让我冷静。但是这样的东西只是一种麻醉。不过一会,我还是痛。

说了一点又一点,其实我发现,不理解我的人,还是不理解这些的。有时候,理解的鸿沟是横亘在某一个特定的地方的

然后,我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