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悄悄开启失明灾害的魔盒

被无视的反对声

2010年情人节前,当千家万户沉浸在阖家团圆的欢乐气氛中,一位老人孤独地躺在西安交大附属二院的病床上,在弥留之际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动漫,一定不要看……动漫,一定不要看……”两天后,他留下了最后一句:“如果非要看动漫,至少一定要看RMVB的。”便与世长辞。

这位老人,是中科院西安地球人体健康研究所的红美玲教授。在中国青少年的看动漫大潮面前,红美玲是为数不多保持着谨慎、理性的学者。经过全面、细致的研究,他得出 “中国目前社会体制下中国青少年不适合观看动漫”的结论。认为在中国体制问题下,观看动漫产生的斯卡雷特素将导致严重的诺蕾姬集群效应,引起群发性的视力下降,甚至导致整个新一代青少年的失明。在人生的最后几年,他一直致力于阻止人们下载和观看动漫,他曾多次向广电总局,教育部和国务院写信表明自己的担忧,却屡屡遭到无视。而现在,随着一批批高清BDRip的动漫陆续由日本流传到中国,红美玲教授的警告正在渐渐地不幸变为现实。

揭密动漫背后不为人知的隐患

“斯卡雷特素”,是人体内分泌素一种特殊存在形式,由德国著名化学家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于1943年作为二战时期备用的化学武器从罂粟中分离并成功人工合成,却因为德国最后战败没有引起重视。人体在平常情况下只会产生微量的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素。但是由于某种特定的大面积单色色块的视觉刺激,大脑细胞会产生相应的促斯卡雷特素激素来维持神经系统的正常运作。这种视觉刺激越频繁,就会有更多的促斯卡雷特素激素被分泌,以保护神经系统。此时视觉神经细胞线粒体中就会合成一种生化活性物质——斯卡雷特素,以使自身处在一个相对"沉默"的状态以保持正常工作。刺激越多,斯卡雷特素浓度就越高,如果只管看真实影像,细胞只需要分泌少量的斯卡雷特素就能保护自己不受影响,但是如果看动漫,由于单色色块及其之多,并且以每秒几十帧的速度快速播放,就会导致斯卡雷特素分泌过度,视觉神经细胞将会中毒而受到不可避免的损伤,造成永久性的视力下降甚至失明。更可怕的是斯卡雷特素能够游走于人体各部,并通过呼吸道传播的,从而可以使失明症状在一个较为密集的人群中,例如,大学之中集中出现,这个病理学现象称为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

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系著名生物学诺贝尔奖得主黑白 理沙的同门,日本早稻田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的年轻生物学家帕秋莉·诺蕾姬(又名广霍 香草)发现的。1986年,帕秋莉·诺蕾姬考察日本首都圈的青少年视力水平时,发现拥有电视及录像机的家庭中的青少年均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视力下降现象,使得他们永远只能依靠辅助设备生活。这种视神经细胞的破坏,正是因为视觉神经线粒体在斯卡雷特素作用下的裂解,虽然从细胞表面不能看出任何问题,但通过更精密的扫描隧道显微镜即可发现他们体内视觉神经细胞的线粒体已经受到了不可逆的破坏。而且这种破坏可以是“隔山打牛”型的,帕秋莉·诺蕾姬亲眼观察到这些青少年的根本不看电视的同班同学,也出现了视力下降的症状。帕秋莉·诺蕾姬通过复杂的生化分析纯化出了这种能使青少年失去视力的化学物质,发现它虽然是一种复杂的甾醇类大分子却挥发性极强,经进一步检测发现和当年德国在一战时期的武器级化学毒物斯卡雷特素具有相似的分子结构。所以,通过呼吸病人经过地区的空气即可让视力下降这种疾病广泛传播并难以根除。

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并不总是造成严重的破坏后果,它的作用效果与当地政府的体制都有着密切的关系。遍观全世界,在电视台播放动漫的大多数国家分布在西欧,美洲和日本,它们的当地政府的体制能让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降到最低,从而适合动漫的观看,而中国很不幸,各种体制问题决定了不宜照搬欧洲和日本的动漫。在资本主义地区,灯红酒绿,青少年往往不会长时间看动漫,所以人口稠密区的斯卡雷特素浓度非常低,就像形状规则的蛋壳能够承受一定的撞击而不破碎一样。而在人民文化事业不发达的地区,青少年的文化需求得不到满足,导致无数的宅男没有妹子只能看动漫,当大学内数百米范围内聚集了无数的宅男,导致局部地区的阿道夫活性因子能够积累到灾难一般的水平。

美国的的影视娱乐很发达,且地广人稀,斯卡雷特素被均匀的分散了。日本虽然动漫众多,人口密集,人民普遍已经习惯了观看动漫,脑细胞不会反应过度。而且自1988以来,新的动漫作品都必须插入特定的q帧来降低视觉刺激,再加上日本妹子更为开放,所以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被有效地避免了。但是由于动漫的客观存在,帕秋莉·诺蕾姬的浓度依然是偏高的,日本仍然是亚洲近视率与失明率极高的地区。中国诸多问题导致青少年看动漫的比例极高,遇到的斯卡雷特素浓度之高是西方的动漫制作者们不曾遇到过的。2006年,当中国网民在国外论坛管理层求《心灵之窗》的种子时,日本论坛版主以近乎傻气的严谨和善意提醒到:“贵国是否论证过动漫观看在生物安全方面可能带来的风险?”这种宁可自砸饭碗也要为他国人民的安全负责的国际主义精神,却被中国宅男当作了耳边风。

有心无力的智者

日本和西欧的体制、地质条件能有效地减少阿道夫活性因子带来的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适合观看动漫,而中国需要结合自己的具体国情选择性地观看动漫。红美玲教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年迈的他肩负着对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感,背着沉重的仪器走遍了中国的山川大河,详细测定了各地的斯卡雷特素空气浓度、宅男数量,下载网速,网吧硬盘空间大小等指标,同时考察了地形地貌对大气流动的影响,绘制了无数张地形图,挑灯夜战演算斯卡雷特素的积累模型,计算了数百处可能发生灾害的“问题地带”,并写成报告,多次致信教育部和国务院,陈述了动漫的风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红美玲教授又对世界各国的体制、气候条件与中国做了详细的比较,为中国的动漫发展指明了方向——不盲目追求高清和剧情,而且一定要有中文配音。降低动漫分辨率和质量以降低视觉刺激进而避免斯卡雷特素积累,同时以更经济的手段满足青少年。印度地处南亚次大陆,气候比中国更加炎热,不易流通,印度斯卡雷特素积累也是不容小视的。印度没有为了政绩或者自豪感而盲目提高网速让人民随意地下载动漫,而是从自己的国情出发,降低网速,普及A片,减小斯卡雷特素。

2005 年起,红美玲多次带着自己的报告和数据上北京,希望能向相关部门的领导陈述动漫方案背后的隐患,却始终无法如愿。最后,红美玲把希望寄托于他心中的底线,希望动漫至少保证是RMVB——就是平常我们所见的迅雷下载。RMVB可以对视觉刺激缓冲作用,而今天我们的动漫中普遍采用的高清X264,把宅男硬生生钉在电脑前上,则会给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带来火上浇油的效果。2009年底,劳苦奔波的红美玲终于支持不住,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有起来。

潘多拉之盒已经慢慢开启

在2006年以前,中国大部分动漫的大小在120M以下。今天,随着一批220M,350M,甚至一两个G的高清动漫的流传,斯卡雷特素相应造成的帕秋莉·诺蕾姬集群效应相比过去是飞跃性的。自2009年下半年起,中国的青少年失明率变得异乎寻常的高。

多年以来各地医院眼科不堪重负,而近视也变成一件并不稀奇的事情。更加奇怪的是各种贩卖视神经的广告正在被悄然散发或者在网上热议。政府开始提醒公民近视化社会的出现,担心人口将出现极大的灾难。这些突然提高的失明率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必然,与动漫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也许只有逝去的红美玲教授能告诉我们。

天马行空

NBA球员以赢得总冠军戒指为荣,加内特迄今只在球场上赢得一枚总冠军戒指。但看了他的专访后,我们发现,在他人生舞台的荣誉室里,何止一枚总冠军戒指。

有些人,因为某项特长而成为明星,成为公众人物,他又因为身为公众人物,而应该也必须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这让人想起最近几天,我们视线当中的另一位文艺界的公众人物。他的徒弟动手打人,他自己则用骂人的方式为徒弟张目撑腰,在这个行业的精华与糟粕之间,他留下了糟粕;在这个行业的正气与江湖气之间,他选择了江湖气;在个人的私愤与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之间,他习惯性的倒向私愤。

然而在加内特的人生故事面前,在我们身边更多的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表现面前,这位公众人物如此的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恶。

 

原文地址:http://sports.sohu.com/20100806/n274032107.shtml

奇文共享之《厦门PX项目“异地复活”之启示》

作者:馬川
       發表于《中國石油石化》2009年第4期,總第171期

 

除了项目自身的竞争力之外,要想让石化项目尤其是具有公众环境敏感的项目顺利落地,企业必须建立良好的企地关系,寻求政府的支持,依靠政府的力量去推进项目。同时,对企业来讲,保持现有企业的“安、稳、长、满、优”,不仅功在自身,而且利在后来。

 曾经被判处“极刑”的厦门PX项目在2009年开年“异地复活”了。1月20日,国家环保部正式批复翔鹭集团的PX(对二甲苯的英文简称)和PTA两个项目,项目已确认落户与厦门相隔近百公里的漳州古雷半岛。据悉,目前项目的前期工作已在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基本完成,尤其是居民的思想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

同一项目在两地遭遇不同的命运,其核心不在于项目本身,而在于操作者的方法与思路。对于此项目的异地复活,笔者认为,对于石化企业,至少有两个方面值得认真思考:

一方面,投资一个石化项目,企业必须建立良好的企地关系,寻求政府的支持,依靠政府的力量去推进项目。厦门PX项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重新获得机会的。据报载:

在决定厦门停建PX项目后,2008年中,福建省常委会决定将PX项目迁至漳州古雷。漳州几乎是举全市之力来推进项目,他们要求各个部门“统一思想、统一口径、统一行动,形成合力”,协同省市部门,“超常运作”。被动员起来的甚至包括检察院、法院、纪委。

有厦门事件的前车之鉴,全方位的宣传工作在漳州“地毯式”展开。机关工作人员和学生成为最直接的环保教育对象。各级党政机关和学校均组织收看科普录像,以求正视PX项目。“对二甲苯”知识和古雷重大项目宣传,还被纳入石化选址附近的东山县和云霄县教师暑期进修的内容。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专家也被邀来开展科普讲座。网络舆论的引导被当做重点。古雷籍大学生均接到家长通知,要求不要上网发帖,不要议论PX项目。即便春节期间,项目的各工作组仍在游说回乡过节的在外工作的古雷人,支持项目建设……各种宣传举措在这种政府力量下有条不紊地展开。有借机闹事的,还动用了公检法机构

正是在政府的强力、周密、稳妥地推进下,此项目超常规运转,目前前期工作已经完成,公众工作基本取得阶段性胜利。至此,才有了异地复活之说。

很明显,政府的着力是因为项目自身的魅力所形成的良好的企地关系。因此,对于企业而言,上马项目不仅要从自身的规模扩张及经济效益上入手,更要从对当地经济的拉动与贡献以及其社会责任的彰显程度上着力,让项目具有企地双赢的属性。只有对当地的贡献越大,才越会受到欢迎与支持。事实上确实如此,据笔者了解,近年来上马的好几处石化项目,均是因其对当地经济的重大拉动和解决大数量的就业问题,而在关键时候获得“绿灯机会”。

另一方面,通过此事件,我们还应认识到,现有石化企业做好安全环保不仅对企业本身有利,而且会产生示范效应,直接惠及以后石化项目的顺利上马。

实际上,厦门PX项目的下马,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公众对于石化项目环境风险的担心与反对。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石化项目大多具有易燃易爆剧毒的特性,环境风险性很高。但是,是不是有了风险就“谈虎色变”了呢,在漳州市进行宣贯的时候,笔者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扬子石化被当成了成功标本。他们以活生生的事实告诉当地居民,石化项目是可以与人群和谐相处的,这对当地居民来说,可能是最有说服力的事实了。据报载的消息称:扬子石化区距离居民区2.5公里,距南京市中心20公里,是重大化工项目安全的佐证。自2008年7月起,漳州市曾分批次组织机关干部、民意代表、村干部、学生等五百多人赴南京考察。同时,《扬子石化宣传片》成为其宣传必阅材料。这样的事实引发了很多居民思想的转变,开始从不接受转为接受了。

其实不是说扬子石化离居民近就可以作为佐证,核心是其多年安全环保运行、与当地环境和谐相处。试想,如果离居民区很近的扬子石化或是更多的石化企业,频发事故,破坏当地居民的生态环境和生活质量,危及其生命安全,就算是再多再细的宣传工作,又有谁能信之?

所以,对于石化企业来讲,尤其是环境风险较大的石化项目,其“安、稳、长、满、优”的运行是具有多重意义的:不仅能保证企业的经济安全,人员安全,也能保证当地环境安全,更能彰显其企业社会责任感。而且,这种良性的运行状态更能为企业赢得一种特殊的公信力,既是对企业自身,也是对以后新石化项目的上马,功在当代,利在后来。

 

 

此文的奇特在于用語的語氣自然程度。有關于廈門PX項目,廈門市民的“散步”等等,報道也不少。雖然我理解,石化工業也不總意味著污染。但是此篇文章走向了另外一個反面。看來很多人頭腦中的穩定與民主還真的長這樣。果然是生產力壓倒一切,人民幣最有話語權。